【獒龙】浮生燃尽(番外)

山水听风:

小番外,日常撒糖


        中下    中下下    结局上    正文完结



应一位小天使的要求啦,我也不知道写啥

BGM:古筝纯音乐随便你



番外一



“回来了。”

马龙走上前接过张继科手上的灯笼,呼的吹灭。

“你非要等着也回屋里等去,站门口风大。”

张继科皱了眉头,快步推着马龙进了屋子。

“你又不让我一起去送,我站门口,就能早见你一会儿啊。”

马龙笑着倒一杯热茶放在张继科手上,眼看着这人耳廓红了一圈儿。

“龙,你……”

“怎么了?”

张继科摇了摇头,杯里的茶一饮而尽。

从他回来以后,马龙就变了许多。

日日清晨,他都能发现马龙目不转睛的盯着他,被发现了也不羞不恼,还能拽着他的衣领要亲他。平时说话也是,三言两语都直白的紧,肉麻兮兮不知师从哪位,逼得他高兴又窘迫。

这几个晚上天黑的早,他疼着马龙不敢走夜路,就揽了送孩子回家这个活儿,马龙要一起去被拒绝也没再问,只是夜夜送他出来,在门口站着一动不动,等他一去一回。

张继科其实知道的。

“龙。”

他站起来,把马龙搂进怀里,轻声耳语。

“我这不是回来了,也不会再走了,我发誓。”
“你别怕,好不好?别怕。”

马龙僵硬了一瞬,回抱住了张继科。

“没有,我不是。”

抱的更紧了些。

“我只是不想再浪费时间,也不愿意藏着自己了,我就是想让你知道……”
“我也……我也很爱你,离不开你,想要你,一辈子只想跟你在一起……”

马龙越说越激动,被张继科一个吻封了口。

“够了,我都知道,都知道。”
“你别一次说完,一辈子那么长呢。”

张继科捏了捏马龙的手。

“真没想到,这辈子还能跟你有这样的日子。”

马龙笑了笑,示意张继科松手,转身从床底拿出木盒,打开,是一个小小暖手炉。

他掏出火折子摆弄几下,把手炉塞进张继科怀里。

“暖和么?”

张继科愣了愣,手炉来来回回转了圈儿。

“……当然,很舒服。”

马龙点头,抿着唇,一时竟沉默下来。

张继科张了张口,还是把话咽了下去。

他自小便是个小火炉,冬天周身也是温热的。从前在军营,寒夜里都是他抱着马龙入眠。

掉进寒潭落下的病根,有一个就是体寒。

他并不想提起,没料到马龙先注意到了。

“继科儿。”

“啊?”

张继科突然被叫了名字,有点傻兮兮。

“以前,都是你暖和我。”
“这个手炉,是我跟师傅学的手艺,亲手打的,以后冬天你就带着。”
“以后,让我来暖和你。”

马龙的眼睛亮晶晶的,晃的张继科鼻子一酸。

“好。”
“以后夏天,你跟我在一起就当乘凉了,扇子都用不着。”

张继科开着玩笑,右手抚上马龙脸颊。

“你手上的疤,到底是怎么回事?”

马龙拽着,不让张继科抽回手,几根指头在交错纵横得疤痕上来回,誓要问个明白。

张继科想着,也是躲不过了。

“在京都那两年划得。”

“谁划得?”

“……我自己。”

马龙顿了顿,便不再问了。

张继科独自留在京城,举目无亲孤立无援,在朝堂纷争倾轧之下如履薄冰,还要费尽心思替他挡着刁难杀机。

而他远走塞北,临行之时,也不过留给张继科几道剑伤。

画面呼之欲出。

“对不起……”

张继科用了几分力道,让马龙直视他的眼睛。

“别再道歉了。”

一字一顿,认认真真。

“都过去了,我们现在过得很好,我很幸福。”

马龙眨了眨眼睛,一滴眼泪掉出来。

张继科乐,又要哭了。

马龙推开他,胡乱抹了抹。

“又不是我愿意的,控制不住自己就往外流……”

张继科摇摇头,我都习惯了,今晚多做点胡萝卜,对你眼睛好。

“……鸡都炖上了!”

“没事,我去炒一盘儿,全给你吃。”

“继科儿!你……”

马龙追着张继科出了屋门。

“诶,你看今天的月亮很亮啊!”

张继科抬头看一眼。

“嗯,亮。”

“还挺圆的,是吧?”

张继科又抬头。

“……龙,炒两盘儿吧。”

马龙踢了张继科一脚。

“你自己吃去吧!”

今晚不是十五,任谁看,月亮就是普通的月亮。

在马龙心上,身边的人对了,哪天都是满月。

跟张继科相守,就是圆满。

一生一世,生生世世。

青丝华发,执手偕老。








ʕ•̫͡•ོʔ•̫͡•ཻʕ•̫͡•ʔ•͓͡•ʔʕ•̫͡•ོʔ•̫͡•ཻʕ•̫͡•ʔ•͓͡•ʔʕ•̫͡•ོʔ•̫͡•ཻʕ•̫͡•ʔ•͓͡•ʔʕ•̫͡•ོʔ•̫͡•ཻʕ•̫͡•ʔ•͓͡•ʔ

看到这里的谢谢你啦

我感觉我甜到巅峰了。。。

这里解释了几个梗,可能还有见故人的番外,啊我也不知道

写东西蛮寂寞的,就是要写自己喜欢的,自己喜欢的别人也觉得不错,那就更高兴啦

大儿砸完结昨天真是亢奋,谢谢点心留言的亲,我特别特别的开心

谢谢谢谢!

都要开心啦,他们两个,你们,我的制杖朋友,还有我自己












评论
热度 ( 71 )
  1. 不如丘山老山水听风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