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睡十二天】第十一炮· 天下第一

马住

穆穆惊了东南:

01


 


马龙是个剑客。


 


他拜入师门的那天,阳光甚好,胖师父歪着脖子坐在太师椅上,跟他讲了许多关于快意江湖恣意恩仇的大道理。


马龙那时候不过是个半大小子,他只知道眼前这人是曾经的天下第一,故而听他讲话听得很认真。


“所以,”师父最后喝下一口茶:“你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是哇。”


马龙老老实实地坐在蒲团上,认真点头。


师父走了,几个在门外等到不耐烦的师兄一股脑地涌进来,你一句我一句跟马龙打招呼,马龙觉得同时有好几只手在呼噜他脑袋。


 


“你就听,听他叨叨吧,每天叨叨,是,是不是又给你讲他和孔、孔师叔的故事了?”结巴的这个是陈玘。


“玘子你别这么说呀,”圆眼睛的那个三两下剥开一个橘子,掰下两瓣给马龙:“你吃吗?别客气!”


“吃什么橘子!”发际线可疑的男人抄起马龙的手:“咱俩老乡!哥给你做饭去,走!”


 


于是马龙吃到了来到这里的第一顿饭。


很丰富,盆盆碗碗一大桌,可惜不好吃。


自称厨艺了得的马大厨盐放得少,油又倒得多,热情洋溢地摆满了一桌。


马龙顶着对方殷切的注视吃完一碗,抬头对上他期待的眼神,心下一软,又扒干净了第二碗。


在舔干净碗里最后一粒米之后,马龙如释重负地放下筷子。


再抬头,正好撞见张继科走进来。


黄昏时的落日角度微妙,刚好把少年整个人笼在阴影里,除了一个模糊的轮廓,什么也看不清。


马琳看见张继科,立马拿过来个空碗:“继科,过来吃饭!”


那个人闷声答应着走出阴影,少年的轮廓在昏暗的房间里逐渐清晰。


那是看起来挺年轻的一张脸,未经世事打磨的青涩,但又有藏不住的锋芒,奇妙的融合在一起。


张继科脸上没什么表情地走过来,看到马龙,目光在他脸上停顿了两秒。


他的注视有点久,久到马龙开始在心里盘算着是不是该跟他问个好。


 


先他一步,张继科开口了,正直变声末期的声音是千篇一律的不好听:“好吃吗?”


他用眼神点了点桌上的菜。


马龙以为他会和自己打招呼,甚至在心里默背了一遍离家前练了好多遍的自我介绍,“我叫马龙,五岁开始练剑,右手拿剑,近战远战均可……”。


然而张继科只是问他一句“好吃吗”,他的一番说辞卡在了嗓子里。


等不到回答,张继科自顾自地坐下来,抄起筷子在桌上杵了一下,精准而又快速地从马龙眼前的盘子里夹走一筷子青菜。


这人挺怪的,马龙想。


“其实挺好吃的,”张继科又夹了一筷子青菜,自问自答:“吃多了觉得还不错。”


马龙给他把自己面前那盘菜推过去了点:“那你多吃点。”


他的声音像加多了糖的赤豆元宵,和张继科那把粗粝的声音相去甚远。


张继科听到马龙说话,抬头飞快地看了他一眼,然后一点不客气地把盘子拉到自己面前:“你多大了?”


“我们同岁,”马龙说:“我在老家听人说过你。”


“说我啥?”


“说你厉害。”


张继科听他说这句话,笑了一下,继续吃饭。


马龙仿佛被锯了嘴的葫芦,半天才又憋出一句:“所以我们以后要互相帮助,共同进步。”


张继科又笑了一声。


师父他可算收了个称心如意的乖宝宝。


 


02


 


山里的日子过得慢,成百上千个日子都是一成不变。


 


在马龙之后又来了许多师弟,他们无一例外在进门的那一天听歪脖子师父讲了许多关于江湖的事情,被激起一个关于江湖的热血梦,梦里满是风雨和荣光,每个人都无比向往。


也走了许多人,有些人因为受了伤再不能拿剑,有些人自己放下剑,下山娶妻生子。他们走的时候大家都去送,浩浩荡荡一大波人,马龙跟在队伍最后,别人都回去了他还送,送了一段又送下一段。


马龙不知道他们走的时候有没有遗憾。


他拿这个问题去问张继科。


彼时的他们也算小有名气,拿起剑来像模像样,在山间漫长的日子里,两个人之间建立了微妙的关系。


他们是彼此最理所应当的对手,年纪相当,脾性矛盾,剑法相生相克,合起来能把大上好几岁的师兄打得无力还手,彼此对阵的时候又从来难分上下。


 


他们也是彼此最理所应当的朋友。


 


张继科坐在石头上,拔了一根草在手里揉来揉去:“有遗憾吧。”


“有遗憾为什么还走?”


“又不是一直坚持就能弥补遗憾,”张继科把草环成一个粗糙的小圆圈:“再说,弥补了这个遗憾,又会有下个遗憾。”


赢了这一场,又想赢下一场。


“噢……”马龙也拔下几根草,笨拙地编出一个扭曲的小兔子:“可师父不是说剑客的最高荣誉就是在三场武林大会上都拿天下第一吗?”


拿到了这个还有遗憾?


那也太不知足了。


“有吧。”张继科漫不经心,看马龙编兔子。


“那还能有啥遗憾啊?”


张继科想了一下,说我也不知道,等我拿到了我就知道了,到时候再告诉你。


马龙拿草兔子砸他。


张继科从怀里把草兔子掏出来,看一看,揣兜里了。


马龙又说:“不会等太久吧。”




 


03


 


马龙真的没等太久。


张继科很快成为了天下第一。


 


关于年轻剑客的传说在江湖上肆意流传,人们津津乐道地说起他,你添一笔我添一笔,把年轻的剑客传成了每每伴着凛冽狂风出场的盖世英雄。


说他生性顽劣而又不听管教,曾经被逐出师门,但天才就是天才,硬生生靠手上那把剑又杀回山上。


不仅杀回来,还出人意料地一路赢过曾经的师兄和朋友,一朝登顶,名满天下。


 


新来的师弟只听过这样的故事,以为张继科大概冷面冷心又无情无义,面黑如铁又体壮如牛,他们偷偷去问马龙,师兄,张继科是不是这样的啊?


他们敢问马龙,因为马龙生得好,像是热乎乎的四喜团子,又白又软,似乎永远不会生气。


还因为,几乎在所有人看来,张继科一朝封王,曾经比肩而立的马少侠与之相比就略逊一筹了,那么两人中间大概总是有些芥蒂的。


 


马龙听他们问完,仔细地想了想。


突然眼睛一亮,越过眼前充满求知欲的师弟,向他们身后看:“继科儿,回来啦?”


师弟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赶紧回头。


门口立着个男人,黄昏的残阳把他整个人笼在阴影里。


他一步步走过来,轮廓逐渐清晰,师弟们失望又惊喜地发现,除了确实黑,这天下第一长得一点也不凶残。


但是是真的帅啊。


 


马大厨又做了一大桌菜,说要给他继科接风洗尘。


饭桌上的张继科端着酒杯,礼节性地谢过一圈之后,直直地走到马龙面前。


马龙不知道他是不是喝多了,因为张继科那张黑到很难看出其他颜色的脸上既然难得有些发红。


对方似乎想说话,结果薄唇小幅度地开合几下,一句话也没说出来,直接一口闷了。


许昕嚷嚷:“你跟我们都有话说,跟我龙哥没话说啊?”


马琳跟着起哄:“随便说点啥啊,百年好合啥的!”


张继科盯着酒杯想了想,说:“感情深一口闷。”


感情深吗?


深。


于是马龙也闷了。


 


许许多多的人猜测着马龙此刻的心思,马龙闷不做声,照旧练剑揍人,他面上温吞和善,拎着剑揍起人来从来不手软。


其实马龙没有想很多,他的踏实是真正的踏实,他看得见山顶的荣光,但还是愿意一步跟着一步自己走上去,离得越近,走得越小心。


而张继科终于是天下第一,他可以告诉马龙这之后的遗憾是什么。


张继科说,这之后最大的遗憾就是不能再有更多的遗憾。


想得到的都得到了,就没什么更久远的盼头了。十年磨一剑,一朝出鞘,功德圆满。


再回头看过去一路磕磕绊绊的日子,明明什么都得到了,反而怅然若失,真是贱得慌。


独步天下不是好事。


太孤独啦。


张继科枕着胳膊躺在草地上,嘴里叼着根草,有些口齿不清:“你得快点来陪我。”


马龙坐在他旁边,拔几根草编兔子,秋天的草发黄,又脆又薄,断在他手里。


“行呗。”


 


04


 


武林大会四年一次。


这四年里张继科没少被他们师父训。


一大群人站在那,就逮着一个人骂,张继科眼皮耷拉着,老老实实听师父骂自己。


明明站着一动不动,师父还要陡然升一个音调:“张继科!你是不是不服我说你?”


张继科何其冤枉,他站得多端正。


马龙在旁边垂着头,一张脸埋到师父看不见的高度,偷笑。


所有人都觉得马少侠在认真反思,可张继科就是知道他在笑。


他们照旧要每日练剑,但张继科的朋友显然是少了许多,师兄们纷纷下山,过几年再抱着孩子回来,都会奶声奶气叫叔叔了。


小师弟们对他崇拜且敬畏,别说做朋友,说句话尚且小心翼翼。


马大厨走了,没人闲下来的时候再跟他们开小灶,做一桌盐少油多、但吃久了竟然还会上瘾的东北菜。


马龙给两个人下了锅清汤面,飘着几朵明媚的葱花,摆在他们面前。


 


他们心照不宣地有些想马琳。


“当时共我吃饭人,点检如今无一半。”张继科用筷子尖挑起一撮面。


 


05


 


又到了四年一度的大日子。


马龙和张继科各自打好一个包袱,叫上许昕,一起去赴一场武林盛事的约。


 


那天天还没亮,山门冷清,他们三个人踏着晨光走下山。


马龙没敢去想这一去的输赢,他安静地跟在张继科身后,就好像只是很多次睡意朦胧的清晨,两个人一前一后去武场。


他好像突然明白张继科的意思了。


他们剑客,从拿起剑的那一刻,就踏上了一条没有尽头的路。


永无止境,荣耀的尽头除了鲜花和呐喊,还有无边的孤独。


那是别人不懂、只有站在同样高度的人才能惺惺相惜的孤独。


 


06


 


就这样,剑客马龙踏上了他日名扬天下的征途。


也是归途。


 


可他仔细想,觉得又不对。


大概在很早以前,久远到张继科垂着眼皮问他“好吃吗”时的神情都已经模糊不可辨。


他就已经走上了一条无可回头亦没有尽头的征途。


 


看似无归途,却也处处是归途。




——————————————————————————————




(对不起生病了真的是胡言乱语粗制滥造,三百六十度鞠躬)


最后一天 @Maxmax 

评论
热度 ( 471 )